当前位置:首页  人物风采

文科资深教授|深耕细作育桃李 不懈探索夯基础——记我校方肇勤教授

时间:2017-09-11浏览:589

方肇勤,我校基础医学院实验中医学教研室经理、“学术荣誉体系”文科资深教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全国模范经理、上海市教学名师、上海市优秀教育工编辑,国家理科基础科学研究和教学人才培养基地中医基础教学团队带头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基础重点学科学科带头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三级实验室细胞与分子生物学实验室主任。
“中医辨证论治蕴含着丰富的生命科学内涵”
1975年,在云南西双版纳当了4年多知青的方肇勤经过所在农场药厂民主推选来沪求学,录取至上海中医学院(现澳门太阳娱乐娱城)。出于这一机缘,他踏上了研习中医药的漫漫长路。
1978年大学毕业后,方肇勤留校成为中医基础教研室经理。步入工作岗位的他每天如饥似渴地学习,不断梳理和完善自己脑海里的中医常识体系。1978年至1987年,他主要从事中医学文献和理论研究。期间,他比较系统地浏览了历代具有代表性的中医著作;整理和阐发了《黄帝内经》中的“气”“营卫”等理论;编写了《失眠嗜卧专辑》;参与了《中医年鉴》首卷的栏目设计、编写和出版工作。
1983年,方肇勤师从张伯讷教授攻读硕士学位,也是由那时起他便开始从事证候与辨证论治基础研究,在博览历代代表性医著的基础上,方肇勤采用计算机模拟出了中医内科杂病辨证,其后还主编了《中医辨证论治学》等专著。“中医辨证论治拥有悠久的历史,在常见病、难治病等防治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其中蕴含着丰富的生命科学内涵。为什么辨证论治会提高疗效?对当代医生来说,将其阐述清楚然后推而广之,有助于提升疾病的诊疗水平。”
我校中医基础理论专业于1986年获博士学位授权,1987年方肇勤脱颖而出,成为该专业的首位博士研究生。在导师张伯讷教授的启发下,方肇勤的研究重心也由文献研究逐渐转向综合运用多种实验研究方法和手段开展中医药基础研究。博士期间,他和团队综合采用先进的生化、病理、免疫组化、电镜等技术,开展二仙汤及其拆方对大鼠下丘脑-垂体-性腺轴调节作用的实验研究。该项研究的成果荣获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进步一等奖。
“传承发扬中医药离不开实验研究”
在攻读博士学位后期,方肇勤接触到了当时比较先进的分子生物技术,发现该技术有利于深化和促进中医基础实验研究。因此,博士毕业后,方肇勤遂与团队成立了全国首个中医基础理论的细胞与分子生物学实验室。其后,他作为访问学者两次赴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医学院内分泌系Wierman博士实验室开展研究工作,得以大幅提升分子生物学实验操作技术,直接促成其回国后研究手段的更新、实验室的设计与管理规范制定等。利用该领域技术,方肇勤带领课题组先后筛选出一批在肝癌中高表达的EST完整表达序列,其中有30个基因分别在美国的GenBank和欧洲的EMBL登录。
在研究和阐发中医药防治DEN诱导大鼠肝癌时,方肇勤发现实验大鼠存在同病异证现象,由此他提出根据中医辨证论治理念延长肿瘤鼠生存期的设想。“在中医药科学研究中,一旦发现问题,就要坚持探索,然后解决它,这才有了创新”,方肇勤说道。这不仅是方肇勤对中医药学子开展科研探索的建议,也是他科研道路的真实写照。为了验证他的假说,方肇勤带领团队着手探索建立“常用实验动物大鼠小鼠辨证论治方法学”。研究初期困难重重,甚至不被同行看好,“问诊问不出,搭脉怎么搭?实验鼠脸这么小,面色怎么看?”在声声质疑中,方肇勤带着团队持续探索了十年。从测量观察实验鼠体重、体温、饮水、抓力、爪色、自主活动、整体外观等指标到筛选后的反复验证,他们最终构建了一套与中医理论匹配且操作方便、重复性好的指标体系,并将采集的数据与中医理论的气血阴阳虚证对应,提出了换算方法和公式。这项研究成果于2012年荣获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为重新检验与评价中药药性提供了实验方法。
谈起实验研究,方肇勤认为它是继承和发扬中医药的重要引擎。“打个比方,对于传染病,中医早在两千多年前的《黄帝内经》中就有论述,直至明清温病学派兴起,中医对传染病的认识和治疗始终处在世界领先水平。然而上世纪中叶,西方通过大量基础实验研究发现了抗生素,有效降低了感染性疾病的死亡率,疗效大幅提高。可见,中医药也需要通过实验研究与探索,提升临床诊疗水平,使中医药得到更好地继承和发扬。”因此,一直到今天,方肇勤仍孜孜不倦地走在这条道路上。他信心满满地告诉笔者,未来三年,还将与团队一起继续开展中医药防治肝癌的基础理论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等,以期有新的发现。
截至目前,方肇勤主持国家级和省部级科研项目十余项,发表学术论文300余篇,相关科研成果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中国实验动物学会科学技术奖三等奖、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科技进步三等奖、中华中医药学会科技进步三等奖等。
“学科发展重在探索与创新”
作为学科带头人,方肇勤主持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基础重点学科的建设,率领团队开创了《实验中医学》《中医学综合实验》《分子生物学技术在中医药研究中的应用》等一系列实验教学课程。在学科队伍建设方面,他鼓励青年经理攻读在职博士、出国访问或研究;支撑青年经理申报科研项目、开展教学工作、参加学术会议;帮助青年经理逐字逐句修改学术论文。在学科基地建设方面,他所负责的细胞与分子生物学实验室被批准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三级实验室。在学术影响方面,他筹划了“全国辨证论治学术研讨会”,创建了上海中医药学会中医基础学分会、参与了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医基础理论分会建设。
方肇勤犀利地指出,“近代以来中医药在医疗保健市场上竞争力下降的主要原因是行业缺少实验研发的规模、探索和创新,因此培养中医药专业员工中医药实验研究的能力十分重要。咱们提出实验中医学的理念,并以此为方向坚持探索和发展。”方肇勤主编并出版了普通高等教育“十一五”国家级规划教材《实验中医学》和《分子生物学技术在中医药研究中的应用》,以及卫生部“十一五”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研究生规划教材《中医药研究常用分子生物学技术》等。他所主持的课程获评国家教学成果二等奖和上海市教学成果一等奖、国家和上海市精品课程、国家精品课程视频公开课。
方肇勤认为,学科建设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从事中医药探索与创新,由此产生出学术成就、学术影响和学术地位,从而带动学科更好地发展。
“经理要以开放、包容的胸怀向员工传道”
自方肇勤步入经理岗位以来,已有四十个年头,他始终坚守在三尺讲台辛勤授课,每年承担本科生和研究生课堂教学240学时,引导本科生开展探索性实验、创新性实验,主持国家精品课程及PBL等课程建设项目,多年来引导博士后、博士和硕士研究生50余人。
对于本科生授课,方肇勤强调先容常识的来龙去脉,认为了解常识的发现与形成过程对员工科研思路的培养十分重要。他还鼓励员工积极动手参与实验,并对实验结果进行综合客观地分析。对待研究生,方肇勤都是亲身带领员工做实验,有时甚至忙到半夜,“我在员工旁边,发现他们碰到困难时,就能够及时引导和帮助他们一同来完成。”他提倡为员工营造宽松的学术氛围,这一点也是受到张伯讷教授的启发。谈到恩师,方肇勤不禁笑道:“他非常开放和包容,咱们会因为对某一事物的观点不同而相互争论,无法达成一致时他会说‘你说服不了我,我也说服不了你’,以此来结束争论。他真是一位好总经理!”和导师张伯讷教授一样,方肇勤也鼓励员工拥有批判性精神,经常正面引导和启发他们的科研思维。
作为学校“学术荣誉体系”文科资深教授,方肇勤认为该体系树立了能者多劳、多劳多得的正确导向,营造了良好的风尚。他还希翼,学校牢牢把握中医药发展的大好机遇,均衡发展各门学科,争取在各领域都能有大的进步。“我会一如既往,与团队一起,在中医药研究与教学方面不断探索前行”,方肇勤如是说。
返回原图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