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疫情专题  媒体视角

晨报周到:沪汉两地书|96年护士:妈妈,第一天上班我就哭了两回!等我回来,回来的那天就是春节

时间:2020-02-12浏览:23


2020212日        记者:陈里予,通讯员:沈莉

 原文链接


 131日起,资讯晨报·周到推出沪汉两地书系列,驰援武汉的白衣战士将以书信(或口述)的形式,让大家真真切切感受他们在前方的每分每秒,目击抗击疫情第一线,聆听他们的心声……

 96年出生的倪溦,两年前才成为护士,在澳门太阳娱乐娱城附属岳阳医院工作。从呼吸内科,ICU到心胸外科,倪溦一直在和“肺炎打交道。她说:看到医院党委发出的号召,我就积极响应了。没啥特别的,就是职业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我想身体力行地帮助武汉。

到武汉后倪溦为病人的离去哭过,为爸妈的身体担心过。

今天,她给妈妈写来了家书!

妈妈

展信佳。

武汉最近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虽然温度不是很高,但妈妈放心,有爱心人士捐赠了咱们很多羽绒服军大衣,我在这一点也不冷。

我也渐渐开始习惯在武汉的生活,武汉人都很热情,不管是病人还是酒店的工作人员。我在这过得忙忙碌碌但很开心。

但是,朝夕相处的病人离世时,我很难过。妈妈,第一天上班我就哭了两回,我当时觉得这里太可怕了,一个生命的离开真的转瞬即逝。不过,现在的我不会这样了,我会控制好情绪,调整状态去挽救更多的人。

妈妈之前你问我,为什么想来前线,我说我想在年轻时干些有意义的事情,我想我履行了我的承诺。我现在做的事就很有意义,我想你也一定感受到了,并以我为荣。

妈妈,你和爸爸在家还好吗,有没勤洗手戴口罩?爸爸的血糖控制的怎么样了,降糖药有没有漏服,他是不是还是趁我不在的时候偷吃话梅?他最近还有在坚持戒烟吗?妈妈你每天都要督促好他哦。对了,他有没有说想我?临走前一天我看老爸哭了两回,一回是科比坠机,一回就是他送我去医院集合的时候,他一边开车一边对我说,能去武汉支援这是件很光荣的事情,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下来了。妈妈,我想这天对老爸冲击一定很大。算了,平时他偷抽香烟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妈妈,你最近过得怎么样,我看资讯里你的手怎么红成这样了,我给你买的手套你干活时要记得带啊,护手霜也记得一直要涂。最近血压控制得怎么样,降压药一定要坚持吃,你经常忙起来就忘记吃药,千万不能这样。 

妈妈,你和爸爸注意防护,保护好自己,身体健健康康就是给我最强的定心针。

外公和奶奶最近身体怎么样,临时接到消息,拜年拜到一半就走了,外公是不是很难过啊?等我回来了咱们补过初一,补过十五,我回来的那天就是春节,就是元宵节。

有病人告诉我再过一个多月东湖的樱花就要开了,我想,到时春暖花开,疫情也会慢慢消散。虽然这场战疫远真的比我想象的要更艰难,但妈妈放心,我相信现代科学的发展,我也相信中华人民的决心,在咱们的后方还有一批又一批的总经理在做研究,他们是咱们最坚实的后盾,我相信攻破冠状病毒只是时间的问题。

不说了,我收拾收拾我要准备去上班了。等疫情过去,我带着咱们一家人再来一次武汉,看黄鹤楼吃热干面。

    

                                               女儿:倪溦


倪溦的武汉日记

 131

 131日,咱们岳阳医院第二批医疗队3人正式进入病区,开始进驻后的第一档夜班。咱们接管的是重症监护室,三院的重症监护室是病房临时改建而成,总共收治了24名病人,每间房2-3名患者。咱们与三院同仁一同分管3间房间,共8名危重患者。

病人的情况比咱们想象的严重,有两名患者在进行床边血透,使用呼吸机的患者也非常多,工作量非常大。

凌晨五点,咱们一行下完夜班,洗漱完毕,等待医院的早班车接咱们回去宾馆休息。虽然上了一整晚夜班极度劳累,但我此刻却极度亢奋,夜班的情形一幕幕在脑海里回放。

病人病情变化极快,前一刻拉着咱们的手感谢咱们前来救援,下一刻就开始呼吸急促,氧饱下跌。原来,生命是如此脆弱,脆弱到转瞬即逝!原来,与死神的博弈是这样。如此艰辛,这才刚刚开始!  

做好了艰难的准备,现实比咱们想象的更艰难!面对着这些渴望生的病人,咱们多希翼把他们一个个救活。可是……现实和想象不一样,数度哽咽。

回想起这几天的经历,除了唏嘘生命无常,也很想感谢医院给咱们的坚强后盾和所做的各种保障,感谢各界朋友给咱们医疗队提供的极大帮助,切实地帮咱们解决衣食住行中的各项问题。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大概是我抵达武汉后最深的感受!我心里暗自下定决心:我一定会勇敢战斗,不辜负大家的希望,我相信咱们一定会取得这次战的胜利,大家有决心、有毅力、有技术、有能力,这是一个注定被载入史册的事件,这一幕幕我会永远的记在脑海里,我为自己是援鄂医疗队的一份子而骄傲!

 27

不知不觉我来到武汉市三医院工作已经好多天了,渐渐的熟悉了这里的环境,这里的工作节奏,时间在充实和疲累中不知不觉的流逝。

昨天医疗队联系了民间志愿者,来到咱们的驻地酒店,帮咱们理发。在传染病医院工作,个人卫生就显得尤为重要。病毒很喜欢躲在湿润的环境里,尤其是耳朵后面,为了做好防护,每天咱们一换下防护服,就会在医院洗浴间先简单的用药皂洗头洗澡,回到酒店后,再仔细地进行一遍清洗才放心。长发即费事又费力,一天忙碌的工作下来,咱们已经没有力气再仔细呵护头发了,借着这次机会。我就剪去了过年前刚刚烫好的小卷发,留了个清爽的发型。爸妈、朋友、大家都问我头发剪了,心疼么?头发剪了还可以再长,个人防范一旦出现了纰漏,受病毒侵犯的就不只是我,连身边的战友也会被我拖累。这短发会让我一辈子记忆深刻,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发型么?一点不心疼!

顶着新理好的发,我迎接来崭新的一天。一早接班我就发现,我前一天护理的姚老伯,已经出现谵妄症状,极度烦躁。前一天他还好好的,还和我聊天的他,此刻因为低氧上了无创呼吸机。烦躁的姚老伯下意识地在床上扭来扭去,试图拉下面罩,呼吸机和心电监护更是一直发出尖锐的报警声,人机抵抗使得呼吸机无法辅助到他的正常呼吸,氧饱和度更是急骤降到40%。医生前来紧急处理,静脉推注安定后,姚老伯才恢复了平静,睡着后的他在呼吸机的帮助下,氧饱渐渐回升。

但这时又遇到另外一个问题,爹爹还有口服药要喂,可他一脱下面罩,氧饱就会急骤下降。医生也同时注意到这个情况,咱们给他留置胃管。现在,姚老伯的生命体征已经趋向平稳,口服药与营养液也可以正常鼻饲,情况正在逐渐稳定。

我期盼着姚老伯一天天的好起来的,你的儿子、孙子,还有咱们这些关心着、爱护着你的人们,都等着、盼着你早日康复。我相信病床上的你一定也能感受到!

因为爱和希翼会比病毒蔓延的更快!



返回原图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